“超人”克里斯托弗·里夫生命的最后九年

“超人”克里斯托弗·里夫生命的最后九年

以主演影片《超人Superman》(1978)而著称的克里斯托弗·里夫Christopher Reeve(1952-2004),1995年5月27日在弗吉尼亚州的一座农场度假时,他骑着一匹烈性马,因座骑跨栏的高度不够导致了马失前蹄。

他从马背上滚了下来,被甩在地上,头肩先着地,脊柱最上面两节颈椎粉碎了,他痛得当场晕了过去。

克里斯托弗·里夫被大家抬进医院,虽经紧急抢救了十多天,医生们作了最大的努力,他终于脱离了危险,仍造成了自颈部以下完全瘫痪。

在抢救治疗过程中,他度过了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并从此开始了痛苦而又漫长的残疾生涯。

由于脊柱跌断造成的残疾,他的神经控制系统也开始失灵,双手不能灵活转动,双腿也逐渐萎缩失去行走能力。

最令人痛心的是,由于颈椎骨断了,克里斯托弗·里夫根本就抬不起身来,起初他只能平躺在床上,靠着活动床来翻身。

这样躺了大半年,在经过了多次手术之后,他终于可以抬起上身,但必须靠着皮带的固定才能维持上身挺直,一旦没有依靠他便会一头栽下去。

当时他曾想到“伤得那么重,已经没有恢复的可能性,死亡对自己而言,才是上帝最仁慈的对待。”

这种自杀的念头在当时一直折磨着克里斯托弗·里夫,毕竟他似乎看不到希望的存在。

当他终于把这种灰色的想法告诉自己的妻子丹娜·里夫Dana Reeve(1961-2006)时,丹娜·里夫的“你还是你,我爱你”这句满怀真诚的话,又使他重新振作了起来。

1992年6月7日,丹娜·里夫在31岁时生下了他两的独子威尔·里夫Will Reeve。

当克里斯托弗·里夫看到妻子从未有过的心碎和痛苦后,便什么也不再想了,唯一的念头就是“我欠她我的生命。”

从此,即使康复过程中再痛苦难捱,他为了配合爱妻的努力,为了给妻以希望,也都咬紧牙关挺了过来。

当年奥斯卡的主办单位美国影艺学院,为表示对“超人”的爱心,曾为他出席1996年第68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费尽了心机。

从始至终都做了缜密的安排:为保证他安全从纽约飞抵洛杉矶,医护人员必须用担架把他抬上配有人工呼吸装置、心脏检测仪器和监控荧光屏的飞机。

同时,还要有数名医生、护士随时待命,在上机前和下机后,则都须以救护车接送。

据说,由于像他这样的患者长距离飞行的风险太大,光是保险费就用了20多万美金,占这次主办单位为他奥斯卡之行花销的二分之一。

克里斯托弗·里夫出席68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的消息,尽管事先已有一家电台透露,但是当女星艾玛·汤普森Emma Thompson离开舞台,幕布缓缓升起,慢慢露出克里斯托弗·里夫时,全场来宾们十分震惊。

他依然那么英俊,全身都放射出一种勇敢和幸福的光芒,谁都不敢相信他曾经濒临死亡。

几秒钟后,他的好友汤姆·汉克斯Tom Hanks、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等人便起立为他大声鼓掌喝采。

克里斯托弗·里夫在以来宾身份致词时,第一句话就是,“我在观众席里,看到了许多温暖和欢迎的脸孔。”

接着,又着重讲述了妻子对他重获自信的关键作用。影艺学院为邀请“超人”所花的费用,也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当年曾与克里斯托弗·里夫同学的女演员苏珊·萨兰登Susan Sarandon在获得第6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后曾在后台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实在不能形容他的出现是如何鼓舞了大家。”

之后,克里斯托弗·里夫的身体和心态都有了很大的好转。他下定决心,不能做演员,那就当作家。

这时他和出版社达成协议,由他口述讲述自己的经历。在他还处在流量的中心的时候,他终于在1996年7月出版了自传《克里斯托弗·里夫的生涯和勇气》,这本书上市不久就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

1996年12月,克里斯托弗·里夫的内脏也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开始感染并失去正常的功能。

直到1998年7月,他跟疾病整整斗争了近三年,这时他已经开始逐渐习惯了高度残疾的生活,并且战胜了精神上的消沉和忧伤。

之后,他出现在公众场合时总是坐在一辆特制的轮椅上,这辆用1.5万元美金定制的轮椅有自动把手,可以随意摇动,改变身体的角度。

他的身体从颈部至腿部有一根粗粗的弹性固定带,使他身体在向前弯曲和左右转动时不至于受到扭伤。

他忠实的妻子丹娜·里夫回忆道:“那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恶梦,他昏睡时还不停地喊着,就像在片场里一样,过了很多日子才渐渐地平息下去。就连我们的儿子,那时他才4岁,也总是吓得哭叫起来,他爬到自己的玩具木马上,紧紧地抱住马背,恐怖地叫:‘我跌断脖子了!’直到我把他拉下来,对他说:‘宝贝,你没跌断脖子,是爸爸脖子断了。他才慢慢安静下来。”

克里斯托弗·里夫的药品费用以及每天24小时的护理费一年总共要花去40万美金,还不包括治疗及手续费。

克里斯托弗·里夫的妻子为了照料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全身心地投入,这使克里斯托弗·里夫心中很过意不去。

他经常坐在窗前看风景,他说:“我一直跟消沉作斗争,自己挣扎着坚强起来,我总对自己说:‘这不是你,你不该是这样的,这是一场误会。’我就这样使自己镇静下来,习惯这可怕的生活。”

克里斯托弗·里夫的两节颈椎称C1C2都已换成人工特制的关节,他在医院里认识很多病人,决心为脊椎病治疗作一些贡献。

克里斯托弗·里夫后来决定全身心投入全美脊椎治疗研究基金会的创建工作中,据他和助手的调查,每年国家公共医疗补助委员会投资在脊椎治疗上的费用是80亿,用于帕金森氏症和阿尔齐默氏病等则要900亿美元。

克里斯托弗·里夫决定成立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研究基金会,并到全国去游说,他说:“我们必须建立一项有永久保证的基金,给那些花费无止尽的受害者以可靠的支助,因为国家公共医疗补助是不可能维持一个终身治疗者的需求,我们要有实际措施,不能只靠仁慈的心和语言来解决问题。”

另外他还出现在全美电影广播公司的谈话节目中,和著名主持人芭芭拉·沃尔特斯一起向观众谈他的基金会主张。这是他受伤后第一次公开露面。

克里斯托弗·里夫在谈话中充满激情地对他的影迷们说,到50岁生日时他希望自己能够站起来为所有帮助过他的人干杯。

随后,不能演戏的克里斯托弗·里夫又改行做起了导演,他执导的电影《暮色之中In the Gloaming》 (1997)于1997年登上荧屏,格伦·克洛斯Glenn Close、乌比·戈德堡Whoopi Goldberg、布里吉特·芳达Bridget Fonda等影星跨刀出演,并获得了相当高的票房。

电影《后窗》(1998)剧照,克里斯托弗·里夫和达丽尔·汉纳Daryl Hannah

《后窗》是导演杰夫·布莱克纳为克里斯托弗·里夫量身定做的一部戏,他在电影中扮演一名瘫痪者,克里斯托弗·里夫完全靠眼神来表演。

这部电影放映后获得了一致的好评,这也是他留在银幕上的最后一部作品,因为他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生命的意义。

后来克林顿总统会见了克里斯托弗·里夫,并答应立即实现拨给国家康复中心一笔价值1000万美元的支助费用。

宾夕法尼亚州拨给4000万美元,在亚特兰大、洛杉矶、旧金山等市都以市政府的名义拨款给国家康复中心用以脊椎病的研究。

克里斯托弗·里夫在对公众演说时说:“20世纪60年代末肯尼迪总统答应国民我们要把人送上月球,当时差不多所有人,包括科学家们都怀疑地摇摇头。可是我们做到了,脊椎病的彻底治愈一定能够实现,现在正在朝既定目标前进。我们征服人体的内宇宙完全具备了可能性。”

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克里斯托弗·里夫在2004年10月10日,于52岁时死于心力衰竭和败血症。

克里斯托弗·里夫和丹娜·里夫参加电影《好家伙GoodFellas》(1990)举办的活动

2005年8月9日克里斯托弗·里夫的妻子丹娜·里夫对外宣布她被诊断为肺癌,尽管她从未吸烟。

2006年3月6日,丹娜·里夫在在纽约市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与肺癌长期斗争后去世,享年44岁——离3月17日的她45岁生日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

克里斯托弗·里夫和妻子丹娜·里夫的独子威尔·里夫如今已经30岁,也是一名演员。

浮世浪子24岁去世真相:曾逃服兵役,还是双性恋,死前和男子争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