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箱 最好的俄罗斯文学新年礼:陀氏选集+精美文创大礼包来啦!

开箱 最好的俄罗斯文学新年礼:陀氏选集+精美文创大礼包来啦!

2021年末,我们隆重推出了一套七部十册的陀思妥耶夫斯基选集,作为对陀思妥耶夫斯基诞辰二百周年的纪念。

虎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们携“人文之宝”文创品牌归来,为各位读者带来了一份囊括精神食粮和物质享受的陀氏“大礼包”,希望在新的一年中,诸位都能从俄罗斯文学这份宝藏中汲取养分,解开“人”这个“谜”。

卢那察尔斯基说:“他所有的中篇和长篇小说,都是一道倾泻他的亲身感受的火热的河流。这是他的灵魂奥秘的连续的独白。”

《陀思妥耶夫斯基选集》精选了俄国作家、“人类灵魂的伟大的审问者”陀思妥耶夫斯基具代表性作品:

《陀思妥耶夫斯基中短篇小说选》《死屋手记》《被欺凌与被侮辱的》《罪与罚》《白痴》(上下)《群魔》(上下)《卡拉马佐夫兄弟》(上下),共七部十册。

为了缅怀这位世界文学巨匠,人民文学出版社文创部推出一系列精品文创,带你走进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世界。

陀思妥耶夫斯基9岁起就开始忍受家族遗传病——癫痫的折磨,这种病痛之后间或发作,伴随了他的一生。16岁时,母亲去世,18岁刚成年,父亲也离开了人世,陀思妥耶夫斯基成了孤儿,过早尝遍生活的辛酸。

可以说,小说《被欺凌与被侮辱》中的“痛苦能洗净一切”,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悲剧人生最简洁的注脚。这本封面覆触感膜的道林纸笔记本,色调庄重,设计简洁,是你阅读和写作的忠实伴侣。

无数苦痛的生命经验组成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创作。心胸狭隘的暴君式父亲,他长期以来的癫痫病与精神敏感,构成了《卡马拉佐夫兄弟》中“臆想弑父”的病原;假处决事件和西伯利亚服刑的十年,使他的思想在挫折与矛盾中获得纵深;如影随形的疾病、贫穷与死亡,让他得以深入底层人民的生活,以亲近而非代言的姿态写作。

从《穷人》到《卡拉马佐夫兄弟》,沿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写作脉络,一部浓缩的个人史和社会史在时间轴上显现。当历史的刻度变为水杯的量度,你又喝出了什么呢?

1845年的《穷人》是他的处女作,也是他困苦生活的写实,鲁迅曾说:“一读他二十四岁时所作的《穷人》,就已经吃惊于他那暮年似的孤寂。到后来,他竟作为罪孽深重的罪人,同时也是残酷的拷问官而出现了。”小人物隐秘的心理和情绪埋藏在沉默的外壳之下,不被知晓,不被理解,更无法被接受,只能在难以忍受的孤独中走向极端。

质地坚硬的黄铜书签分隔重重的书页。孤独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罪与罚”,我们寂寞地群居,充当着他人眼中的“白痴”。

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残酷的现实是刀锋般凄厉的北风,摧折着本就脆弱不堪的人性。慈祥的父亲变得暴躁易怒,高贵的妇人终日歇斯底里;敬业的官员沦为得过且过的酒鬼,有学识的青年化身凶恶的歹徒……这些可怕的异化背后,是专制统治下是积年累月的压迫,是经济体制和价值观念的落后,是贫穷这一原罪。

到了小说《群魔》,个体的隔绝和异化,发展为可怕的群体狂热,虚无主义和空想理论四处蔓延,带来的不只是自我毁灭,还有对他人和社会的破坏。印有《群魔》手稿的帆布包,由质地扎实的12安帆布制成,向我们警示现代文明中涌动的暗流。

阅读是最深的致敬,记忆是最好的缅怀。陀思妥耶夫斯基系列文创,让陀氏与现代性产生新的联结。当你将印有书籍刻度的玻璃杯放在工位,或背着《群魔》手稿帆布包进入人群,这位伟大先觉者的轮廓,便在人们一次次的回望中逐渐清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