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战的德国人——小谈那些苏军德意志人

为红旗而战的德国人——小谈那些苏军德意志人

根据1944年5月18日总干部部长戈利科夫关于苏军将领的统计资料给斯大林的报告

1名德意志人:荣获列宁勋章、红旗勋章、二级苏沃洛夫勋章的第17突破炮兵师的师长,苏联英雄谢尔盖·谢尔盖耶维奇·沃尔肯施泰因(Волкенштейн, Сергей Сергеевич)炮兵少将。

(按照一些人,包括我以前的说法,唯一的非元帅级胜利勋章得主,阿列克谢·安东诺夫大将是犹太人,但这份表上没见他的人,俄语资料认为他的民族成分出自信仰东正教而非犹太教的伏尔加鞑靼人)

1944年统计的时候有这些人:是德意志人、有德意志血统或姓氏但当时没被算成德意志人

计算下来,截止到1945年胜利日前,苏军共有德意志族将军6名,其中牺牲3名;算上有德意志血统(与其他民族通婚)或家族史(姓氏)者,那么总计苏军(不算红海军)有“德国将军”12名。

在整场战争中,苏军官兵有45人的姓氏叫鲍曼(马丁·鲍曼,纳粹党秘书,二号战犯),18人姓赫斯(纳粹党领导人),34人姓戈林(纳粹德国帝国元帅,德国空军司令),71人姓穆勒(盖世太保首领)

佩戴苏联“红旗勋章”的原德国国防军下士,苏联游击队员与国际战士弗里茨·施门克尔。

1941年11月,由于听说附近有苏联游击队行动,施门克尔瞅准机会,在斯摩棱斯克亚尔采沃地区脱队逃跑。为了躲避德军的搜捕,施门克尔在森林中躲了很长时间。在饥寒交迫之下,施门克尔敲开了一个林中小村的农户家门。一个老妇人开门之后见到面前是个德国士兵,不禁吓得浑身发抖。而弗里茨根本不懂俄语,他只能反复念着三个人名:“列宁…..斯大林…..台尔曼”。第二天,在附近活动的“消灭法西斯”游击队派来了一个交通员带走了施门克尔。他表达了希望加入游击队的意愿。作为一个叛逃的德国士兵,他并不被游击队员们信任,施门克尔说:“我是个德国人,是个人的儿子,我发誓,在将法西斯分子赶出苏联并解放祖国之前,我绝不会放下手中的武器”。

在德军士兵的战地传说中,经常会出现所谓的“赛德利茨”,传说中他们由投奔苏军的德国士兵组成,身穿德国军服讲德语,志愿执行破坏活动。不过我没有找到能从苏联一侧印证这种说法的材料文件。

还有海因茨·凯斯勒(Heinz Kessler),德国共青团成员,被国防军征募后,作为机枪副射手在1941年7月15日别列津纳河起义投诚至苏军一侧,并参加“自由德国”,1945年加入德国,日后成为民主德国国防部长、大将、华约联军副总指挥。

1941年6月25日,一架JU-88在轰炸基辅时在第聂伯河河面上丢弃炸弹并迫降,机组成员向苏军投诚。

考虑到德国空军在国防军当中也算是纳粹化非常严重的一个军种(包括但不嫌于受到纳粹党强大的政治影响、实施大量的战争犯罪:如活体解剖、活体实验、虐待俘虏、有意轰炸医院、运载伤病员的红十字车船、平民和不设防区等),这个数字可以认为是相当多的了。

海因里希·格拉夫·冯·艾恩西德尔(Heinrich Graf von Einsiedel),他的母亲就是俾斯麦家族的艾琳·冯·俾斯麦(Irene von Bismarck),他在JG 2“里希特霍芬”联队中进行了数年的西线月转移至苏联参战,可好景不长,1942年8月这位帅气的小公子哥,纳粹金十字勋章获得者,纳粹王牌飞行员就被击落,并成为战俘。

他后来发表了公开信,认为入侵俄罗斯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俾斯麦首相早早就告诫过,永远都不要入侵俄罗斯……”

自由德国委员会的部分成员,左二微笑者为与苏联合作的德国贵族、王牌战斗机飞行员海因里希·格拉夫·冯·艾恩西德尔

1942年5月底,德军第12步兵师一名叫舍恩菲尔德(Schönfeldt)的下士带领自己的一些下属,共计7人意图投奔苏军,在通过两军交火区的过程中被德军军官的机枪火力打死4人,只有3人成功抵达苏军一侧。

说来离奇,他们的动机是:“疲惫不堪,厌倦战争,认为纳粹军队胜利无望。想在俄罗斯定居,过和平生活。”而他们的想法与行动也在德剧《我们的父辈》反应出来——身为主角之一的哥哥,纳粹军官就做了逃兵,躲在一间俄罗斯河畔木屋过隐居生活,直到被德军搜捕队发现并枪决……

此外,1943-1945年大批德军——包括德国军官、纳粹党人起义投诚或投降被俘(如何区分投诚和投降是个有点困难但很有趣的话题,记得解放战争期间就起义、投诚、投降之间做了区分,并制订了不同的待遇标准。)导致不少原德军官兵成为日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干将。

1944年9月,库尔特·克鲁格(Kurt Krüger)下士起义投诚至苏军,日后成为民主德国高级党政干部和外交官。

布鲁诺·比特尔(Bruno Beater),早年参加德国青少年组织,1936年进入德军服役,1944年投诚至苏军一侧,日后成为民主德国国家安全部第一副部长,授上将衔。

巴姆勒·鲁道夫,德国1级与2级铁十字勋章获得者,纳粹金质十字勋章获得者,中将,担任过装甲军参谋长和师长,1944年6月27日主动率部投降,并且积极参与反法西斯宣传工作,日后成为民主德国国家安全方面的重要领导人。

首先要明确一点,在“伟大的卫国战争”爆发之初,部分乌克兰德意志人,大批波罗的(波罗的海三国)海德意志人在德军到来后就为虎作伥,积极参与对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犹太人等“劣等人种”的种族屠杀。

这些德意志人成为组建数个党卫军特别行动队和武装党卫军苏联伪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第一第二武装党卫军师)的基础和骨干。

其中佼佼者当属乌克兰德意志人阿尔方斯·戈特弗雷德,此公在1941年德军占领之后加入党卫军,在1943年11月3日一人就屠杀了500名左右的犹太人。

这些人的行径使整个苏联德意志人族群蒙羞,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引发苏联政府和民众对德意志人忠诚度的质疑。

在各国,战争爆发时都会对来自敌国的移民者与侨民采取各种限制措施,比较典型的就是二战美国没收日裔美国人财产,并将其全部送入集中营,以及冷战期间美国政府指定诸多地区和职业岗位为“俄裔禁区”的国家行为。

而在民间,一战时沙俄的德意志人遭遇到了诸多种族仇杀和烧。而沙俄官方却对此不管不问。

在1941年6月的№002367中,最高统帅部大本营要求各部队将所有“意图投降者、异议分子和表达失败主义情绪者”从前线部队中转移至后方单位,该命令当时还没有提及以民族成分做划分,但前线许多指挥官认为,德意志族人“不可靠”,担忧他们万一叛逃会败坏自己和部队的声誉,因此想要极力摆脱他们。

1941年7月,德意志人开始被限制在无线电员、机枪手、冲锋枪手、狙击手、炮兵、侦查兵等岗位上任职。

1941年9月8日,根据№35105с命令,所有德意志族人都被撤出前线区域和作战部队,统一送往后方的苏军勤务施工单位(如铁道兵、筑路工兵)

但战争中还是有很多德意志族人想方设法躲过上述命令的管制,并在前线战斗中表现出积极勇敢的特性。(例如更改民族身份、名字与姓氏,这也是导致苏联德意志族族群“缩水”的一个重要原因)

例如部署在列宁格勒-卡累里阿方向上的第88步兵师中有547名德意志族官兵,他们在战斗中表现出了勇敢坚定的卓越品质,该师师长在1941年9月14日的报告中向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盛赞道:(德意志族的)指挥员、政工干部和全体红军士兵中,没有一个人肯做俘虏,更别提叛变投敌了……

由于包括德意志族官兵在内的第88步兵师在战争初期最绝望、最困难的时期能够团结一致,勇敢战斗。他们不仅阻挡住了德国芬兰联军的攻势,甚至还迎难而上组织了多次反攻;因此该师也荣获多项荣誉,并成为了光荣的“近卫军”部队。

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中,总计有64644名苏联德意志人参加苏军保卫祖国,在他们当中有3178名指挥员、8351名军士、初级指挥员和53115名红军战士。

Всего в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е в советских воинских частях воевали 64644 российских немца: офицеров – 3178, сержантов – 8351, рядовой состав – 53115 челове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