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兰兄弟——美国第一对摄影兄弟组合——探险家传教士绘画天才

莫兰兄弟——美国第一对摄影兄弟组合——探险家传教士绘画天才

对于一些富于冒险精神的19世纪美国年轻人来说,购买一套摄影器材并非为了娱乐和消遣,而往往是作为自己创业之路的第一笔投资。因为这些年轻人知道,在美国广袤的土地上,还有太多的惊叹之景没有被生活在阿布拉齐亚山脉以东的美国人看到。

而那里的人们,渴望看到那些如神谕般的奇景就矗立在离自己生活的城市几百公里远的溪林之中。他们希望在这山水之间看到上帝的印记,看到伊甸园的影子——即便是捕风捉影的一瞥,也会在那些东海岸平凡人的生活上覆盖一层信仰的面纱。

也许在今天看来算得上是19世纪风光摄影的先驱,但如果略读一下他们这些人的历史就不难发现,他们摄影活动的本质大多是为了盈利。

在当时的情境下,很多摄影之外的因素提升了人们对这些照片的期待,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为何摄影师会背着笨重的银版摄影或氰版摄影器材到这些险峻之地中去拍摄这些照片。

从欧洲而来的新移民仍然被美国作为应许之地(Promising Land),和救赎之地 (Land for Redemption)的新教概念所倾倒。虽然19世纪到美国来的移民远不是当初在英格兰被驱逐的清教徒,但类似的清教情怀在每一个选择移民到美国的人心中或多或少都占有一席之地。

当他们来到纽约这样的都市;当他们切身地经历了都市底层生活的艰辛;当他们看到美国的资本主义并没有因为应许之地的情怀而比欧洲的资本家带有任何对他们的怜悯;所有这一切情怀的破灭都指向了一种需求:一种证明这就是应许之地的执念。

这些照片,带着当时人们对于摄影这种新技术的一知半解和,就非常恰当地填补了这个需求。只要花上几块钱,一个底层的爱尔兰移民就可以指着这些照片对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说:你看,如果不是上帝,还有谁能在人间创造出这般壮美的景象呢?这便是我们来这里正确的证据。

不过这种业余化的倾向在莫兰兄弟(Moran Brother)的手下则完全不存在。

莫兰兄弟,托马斯.莫兰和约翰.莫兰二人的作品和他们的摄影法把美国风格摄影带上了一个新的境界。

莫兰兄弟出生在一个费城的小业主家庭,父亲希望二人接受艺术训练,所以自青年时代起,二人就和当地的一个版画雕刻师学习版画,但几年之后,约翰就放弃了,转而开始摄影;而他的兄弟托马斯则转向了更为严肃的油画。

无论在油画还是摄影的技艺上,兄弟二人显然是无法和当时学院背景的艺术家或者有化学背景的摄影师相比。

他们选择了西部风景这一主题,并且开始了兄弟二人一人油画,一人摄影的搭档生涯。据说当兄弟二人的作品在城中以上述方式展出时,也是油画与摄影作品搭配出现的。

约翰的摄影作品极好地抓住了人们对摄影审美的普世标准,即一种基于18世纪末一直到19世纪中被认为正统的英法美院所归纳总结欧洲艺术史做得出的构图成规。

我们暂且不论这套成规的意义,但无论是当时的人还是今天的人,都会同意以这样的成规构建起的影像看起来更舒服,远比托马斯. M. 伊斯特利的构图要舒服。而对于这些作品所服务的人群来说,这就够了。

托马斯凭借着自己的一系列对西部自然风光的创作,奠定了自己哈德逊河画派一员的位置。

他结合了特纳(W. M. Turner)对水的表现,和托马斯.科尔(Thomas Cole)的取景及自然风光中的透视法,让他的油画作品中透露出一种令普通观者为之倾倒的壮观效应。

当莫兰兄弟的油画和摄影作品被同时展出时,古老高贵的油画和年轻神秘的摄影似乎又扮演起了某种对彼此的批判。

因为油画无法真实地再现自然的景观,而摄影所展现的所谓真实又是单调的黑白色和相对狭窄的画幅。在色彩这点上,托马斯在作品中惯用的充满了暖色调的山谷与约翰所拍摄的银版或氰版摄影中单调的颜色或冷峻的蓝色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