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要看“下半场”

关键要看“下半场”

别瞧对方首先破门,气势如虹,捧场的球迷山呼海啸,而按照时下公认的“中超定律”:下半场的恒大强,人家上半场的杀伤力越凶,恒大的反击则越厉害。有专家评论:恒大7场比赛总共打进16个球,其中11个球是在下半场斩获的。到比赛的最后关头,恒大队的优势愈加明显,有充沛的体能撑腰,下半场的恒大真是惹不起。这大概是中国足球少得可怜的看点之一。

在一场激烈的集体对抗活动中,恒大可能属于慢热型,而在咱们这个国度,不客气地说——不少“热得快”的干部又非常不争气,都是容易贪财惹祸的短命仕途。

古今中外,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有一小段当“清官”的光荣史,那是令人瞩目的“上半场”。即使贪官在“落马”之后,也会跟混世魔王程咬金一个德性,个个皆为“健忘症”患者,只记住了自己当年威风凛凛的“三板斧”。 “甫一履新”,追求的是脱颖而出,很少有慵懒的贵妇人腔调,如果在风清气正的干事、创业环境中,多数不会充斥明目张胆的贪婪、无赖的卑琐、街痞的狡黠。

“前45分钟如果不行,下半场好好踢”,教练在巧妙布阵、调换主力之后,千叮咛万嘱咐。国家在新的经济增长期里,对某些领域的领导干部的要求和期望,与此有相似之处。

对于已经有过“进账”的球星来说,“下半场”,实际上比“上半场”难踢,首先要克服体力消耗过多的困难。澡堂子里从来不缺乏“歌唱家”,因为有混响效果,即使走调或唱破了音,也不打紧。而在足球比赛中,瞎混是混不过去的,存在片刻的捉襟见肘,有丝毫的马虎,就有自摆“乌龙”的可能。绿茵场上的现代解释是:出色的技能尽管冒尖,笨拙的东西瞬间死亡。

“上半场”或许准备不足,定位不准,过高估计自己,丢球后又缺乏求胜欲望,态度消极,缺乏斗志和顽强拼搏精神。而在“下半场”,忽然脱胎换骨,振奋起来,积极“攻城略地”,在终场哨声响起的同时,再一大脚洞穿对方的球门,闹得全体肃立掌声雷动的事件,也决不是个案。有些“不死鸟”平常死样怪气,后面却老有些出神入化的绝活。

我们的领导干部都要比“不死鸟”精乖,应该在自己的“下半场”里有所建树,只要你占了十一分之一的名额,就得冲锋陷阵,而不是暮气沉沉地等待观众席上飞过来可乐瓶、西瓜皮。

对于历史上的优秀官吏,也得看“下半场”,看他“全部历史和全部工作”。汉武帝时代御史大夫公孙弘,官居高位,生活十分俭朴, “弘为布被,食不重肉”,舆论反应很好,后来同僚汲黯就在汉武帝面前告了他一状,认为他虚伪,沽名钓誉。汉武帝查问此事。公孙弘诚恳地向皇帝谢罪,说汲黯确实说中了自己的缺点和毛病,这番自我批评竟赢得了大家的好感。这是他的“上半场”。

事实上,公孙弘为人猜疑忌恨,外表宽宏大量,内心却城府很深。那些曾经同公孙弘有仇怨的人,公孙弘虽然表面与他们相处很好,但暗中却嫁祸于人予以报复。《史记》里说,后来这老倌当了丞相,就一直想收拾汲黯,跟皇上说有个部门“多贵人宗室,难治”,没有德高望重的大臣“不能任”,请求任汲黯为右内史。这就是他的“下半场”:口蜜腹剑。可惜,人们都被公孙弘的“上半场”迷惑了。

聂磊案细节苏联20年祭恒大4-0柏太阳神摔童案嫌犯获死刑广州圆大厦乱刻到此一游拘10天中国富人雇洋妞浙大 公主班巴基斯坦地震什邡重启钼铜项目京161万人摇号购车中储粮基层腐败超模冠军貌似外星人以风水压制日本沪自贸区网络不解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