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伊姆霍夫纽约、巴黎现在是威尼斯

安妮·伊姆霍夫纽约、巴黎现在是威尼斯

在刚刚来临的这个夏天,一位名叫安妮·伊姆霍夫(Anne Imhof)的38岁的德国女子,以同名“剧作”在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尽享荣耀,以全新“战术”斩获2017金狮奖最佳国家馆奖项。评审委员会在阐释这件作品时强调:“这件充满力量又令人不安的作品提出了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问题,让观众直面焦虑。伊姆霍夫的作品既是对国家馆建筑本身富有原创性的回应,在物品、图像、身体和声音的处理上也非常精准。”

欣赏伊姆霍夫的作品,不但需要一定的文化积淀,还需具备一定的艺术史背景知识。例如,她在德国馆的外围安装了金属栅栏,并在上面钉上了“小心恶犬”的告示牌。读过《浮士德》的观众看到被圈在里面的两条狗,立即会联想到魔鬼墨菲斯托,在入场之前,精神上那根警惕的弦就已经绷紧了。待进入场馆,便会不自觉地在伊姆霍夫以音乐、人的身体和行为、场内的装置、医用消毒水的味道等营造出的冷漠、疏离而又紧张的氛围中“浸没”。当然,也可以选择逃离。不同于前辈博伊斯、阿布拉莫维奇的行为艺术,伊姆霍夫并不亲自表演,她充当的是导演的角色;也不同于皮娜·鲍什的“舞蹈剧场”,伊姆霍夫已将剧场的概念扩展至展馆内外。整个演出有脚本和角色设定,但每个演员都有即兴表演的空间,微妙的控制与自主发挥之间的关系,动摇着观众固有的观赏习惯和自我身份定位。

伊姆霍夫将场馆分割为几个不同的空间,除了中间由玻璃地板隔开的上下两个空间,还有由窗口看进去的独立小房间,每个空间中都有人表演:玻璃地板之上,演员混迹于观众之中,随着工业噪音或空灵诡异的无词吟唱,纠缠、搏斗、对抗,或无言默默对视;玻璃地板之下,演员散落各处,有的点火,有的唱歌,有的只是躺着或坐着,还有两人一路爬行,到了出口处,直接站起身走出了场馆、融入室外的人流之中。场馆内的独立房间内以及主场墙上用金属和玻璃固定的窄小的支架上,演员或坐或站,旁若无人地随意变换着姿势。如果要找出演员的共同之处,那就是所有的演员一律瘦削、着装日常、全程投入且神情肃穆。演员与观众同处一个物理空间,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心理空间。他们之间全程无交流。

安妮·伊姆霍夫出生于1978年,现居法兰克福和巴黎两地的安妮·伊姆霍夫以探讨行为表演历史的作品著称。2015年,她的作品《DEAL》在纽约MoMA PS1首度与公众见面;今年,她的三部曲作品《恐惧》获得广泛好评,并在多个展场展出,其中包括:巴塞尔美术馆,柏林汉堡火车站美术馆,以及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作为蒙特利尔双年展的一部分)。去年,她获得两年一度的德国“国家美术馆青年艺术家奖”。从五月开始,伊姆霍夫就在为明年的国家馆展览创作“一件空间和时间上可延伸的作品”。

科斯汀·斯达克迈耶(Kerstin Stakemeier)详细分析了艺术家2016年的新作《恐惧》,写道:“伊姆霍夫通过‘副现实主义’(side realism)否定了前进进程的经历理念。对她来说,这也意味着不断破坏我们作为观众或公众的角色设定,借助微妙的控制取消任何保持距离的批判位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