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了两任英国首相的校长:独立学校不会被废优质师资是发展瓶颈

培养了两任英国首相的校长:独立学校不会被废优质师资是发展瓶颈

原标题:​培养了两任英国首相的校长:独立学校不会被废,优质师资是发展瓶颈

11月7日,韩国教育部宣布,将在2025年废除所有精英高中,引得韩国内外广泛关注。无独有偶,两个月前,英国工党大会上也宣布通过废除英国独立学校的政策,并指出独立学校是阻碍社会平稳发展的一大潜在因素。

顶思RAISE2019亚洲国际学校发展大会的主论坛嘉宾,英国独立学校委员会主席、白金汉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前哈罗公学校长巴纳比·列侬(Barnaby Lennon)先生在发表题为“英国私校和中英教育的合作前景”的主题演讲之前,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并与我们分享他对英国独立学校的看法。

他认为,“独立学校是不可能被废除的,因为它和公立学校互为补充,都是整个英国教育系统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本文将结合其专访内容与大会演讲,一窥其所理解的英国独立学校的发展、优势及中英合作未来等。

Barnaby,独立学校委员会主席 ; 白金汉大学教育学院院长 ; 前英国哈罗公学校长

今年九月,英国第二大党工党在其党大会上正式投票通过废除英国独立学校的政策,计划把现有的独立学校融入到英国的公立教育部门,并将独立学校的资金和财产“民主而公平地重新分配给”其它学校,瞬间引起一片哗然。

不过,此次废除独立学校的政策并非空穴来潮,近年来,英国各界人士都曾对独立学校的存在提出过质疑,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是在促进教育发展?还是在抑制社会转型?凡此种种,都是当下英国社会讨论的焦点。

作为独立学校委员会主席,列侬先生认为,之所以工党会提出废除独立学校的议案,原因主要如下:

在英国,只有7%的学生就读于独立学校,而剩余的93%,由于无法支付高昂的学费,只能选择就读公立学校。

但事实上,英国身居高位者中(包括法官、医生议员等)几乎都有一定程度的独立学校就读经历(如,高级法官、军官、医生中分别有60%、50%和30%是独立学校出身),而在过去三百年来,更是有20位首相毕业于著名独立学校(新任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组建的内阁中,独立学校毕业生和公立学校毕业生的比例达到了64:36)。

“站在工党的角度来看,他们提出废除独立学校并不难理解。因为如果统治者全部出身于毕业于独立学校的精英阶层,那么他们会很难理解与体恤广大民众的疾苦与生存痛点,并做出与大众诉求相悖或者不相符合的政治决策,从而激化了阶级矛盾并影响社会的稳健发展。”

然而,独立学校并不仅仅等于以作为首相及高官的“黄埔军校”闻名的伊顿公学和哈罗公学。列侬先生提到,“不同独立学校的定位和特色都不尽相同,它们存在的意义是‘差异化’,它们会提供很多公办学校无法提供的运营模式与教育内容,甚至教育理念。

比如说,公立学校鲜有提供寄宿服务,而大部分独立学校有着非常成熟的寄宿传统;有些独立学校是单纯的男校,有些是单纯的女校;还有一些独立学校是特长类学校,专门培养在艺术或者体育上具有天赋的学生,也有一些独立学校是‘天才学校’,它们将招生目标群限定为高IQ学生。而这些都是以均衡发展为准则的公办学校所无法做到的。”

在主题演讲中,列侬先生引用了杜伦大学的一项研究和2015年的一个测试,指出:英国独立学校学生的总体能力比公立学校要提前1到2年,也就是说他们的发展会更好。另外,在15岁这个年龄层中,英国独立学校的学生在科学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是全世界最突出的。

“很多时候,人们觉得独立学校意味着老派,确实他们在某些方面是比较老派的,但是我们要记住一些重要的事实:在计算方面,很多的创新都是由我们学校的学生完成的,“万维网之父”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也是毕业于伊曼纽尔公学的校友,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在科学、音乐、艺术、体育等方面,英国的独立学校也都非常出色。“上一届奥运会上,英国队中有1/3的队员出身独立学校,且获得了很多奖牌。我们致力于打造学生终身的兴趣,还有一些软技能,比如团队合作,坚韧,创造性,这些都是我们非常关注的。”

列侬先生总结称,“独立学校是不可能被废除的,因为它和公立学校互为补充,都是整个英国教育系统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独立学校既然仍会茁壮成长,那它与公立学校又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呢?列侬先生指出,两者早在15年前就已经悄然形成了合作关系。

众所周知,独立学校具有更好的资源,而公立学校拥有更多学生,“两者的合作将能让更多在公立学校读书的学生获得稀缺的学习经历。比如,公立学校的学生将有机会上鲜有开设的天文课或拉丁语课。”

列侬先生以自己在哈罗公学任职校长的亲身经历为例,“当时,我们邀请公立学校的学生免费来我校听课。除此之外,我们共享我们的网上教学资源,来自公立学校的老师们也可以通过网络与我方的老师交流、探究。”

实际上,伦敦杰出学院(London Academy of Excellence)也是在这样的契机下建立的。作为理事会主席的列侬先生告诉记者,“在独立学校与公立学校合作过程中,我意识到,将六所独立学校中不同的课程/特色等融于一体后,已经可以建立一所学校了。而我,也是促成了这所公立学校的最终落地。”

注:伦敦杰出学院成立于2012年,旨在服务寻求高质量学术教育的学生提供机会,以便他们进入顶尖大学。短短七年的建校时间内,该学院已迅速在当地和全国负有盛名,成为英国顶尖的公立高中之一,屡获佳绩。该学院致力于培养全面发展的学生,并与多所独立学校及大学保持紧密联系。

谈及具体应该如何协作,整体而言,列侬先生认为,两者都应朝着一个目标努力。独立学校不该抱有高人一等的态度,因为独立学校并不是唯一的传授者,相反,它的学生们也会从与公立学校的合作中获益良多。

一般情况下而言,独立学校与公立学校的合作项目由双方的学科领导人(lead teacher)牵头。“如果是三所学校需要合作,那也就意味着有三名学科领导,并且很有可能在三人中选出一名组长,可是如果有二十所学校,那么各个学校可能就会聘请一名全职专员负责具体事宜了,这意味着一笔巨款。”列侬先生笑言。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认为有85%的独立学校都在和公立学校进行或多或少的合作,形式多样,基本取决于双方各自的需求。”列侬先生提到,有些公立学校的学生可能在数学学科方面很薄弱,那么独立学校的老师可能会抽出时间给他们补课;有些独立学校可能只是陪陪公立学校的孩子进行一些户外活动,如爬山等;也有可能是长期合作——双方教师共同研习同一学科,或者是以音乐、艺术为特长的独立学校老师长期辅导公立学校的特定学科老师。

“另外,我们都知道,独立学校在申请大学方面很有优势,它们可能会在公立学校进行一些公开讲座或培训,这也是一种合作方向。”列侬先生告诉记者,在其参与过的合作项目中,有一些相当持久,很多已逾十年。

值得注意的是,这类合作并不另收学生费用。“我们双方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以及所有的孩子变得更好。”

早些年进入中国市场的有德威、哈罗、惠灵顿、赫德,之后康德、莱克顿、威斯敏斯特也纷纷进驻,合作模式多样,除了普遍的合资、自投自营、品牌输出三种模式外,近两年,以雅力教育集团为代表,直接收购英方独立学校的中国集团也日益增多。

“我们有1300所独立学校,目前在海外开设分校的有60所,中国占了其中一半:28所,这个数字还会持续增长。”不难发现,英国独立学校在中国国际学校市场的巨大吸引力。

问及一个颇有些老生常谈的话题——为何英式独立学校愿意“走出去”, 列侬先生给出了几个关键点,即:

列侬先生提到,20年前,中英之间的交流并不频繁,鲜有中国留学生来英。到了2000年前后,大批中国留学生开始赴英读书,政策开放,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两国在教育领域内的合作尝试。“今年3月份,我们曾到英国国际贸易部门开会,会上他们再次强调了英国和中国的合作,尤其在教育等领域。”

除此之外,有些独立学校常年来存在生源不足的问题,本已奄奄一息,如果没有与中方的合作机会,那么它们很可能直接倒闭。“中方做到的不仅仅是资金注入,帮助重振学校,它们也在促进中国学生来英学习,故此两国间学生的交流亦会愈发紧密。”

同时,通过中方的资本注入,独立学校得以起死回生并通过降低学费,使一些英国本土贫穷家庭的孩子也能享受到高品质的教育。

中国家长对英国独立学校的认可也是英国独立学校有理由和自信“走出去”的重要因素之一。具体而言,列侬先生认为,跨域历史的长河,中国家长始终将子女的教育放在重要位置,认为教育是对孩子的一项重要投资。

“因此,当他们将孩子送到英国读独立学校时,他们注意到了英式教育和中国传统教育间的差异,比如班级的师生配比更高,学生有更多发言权,而不像在中国,只是单方面接受知识。”

另外,列侬先生也提到,英国的独立学校往往有种类繁多的课外活动,这是英国教育中非常重视的一环,旨在提高学生们的领导力、团队合作精神,甚至培养他们的终身爱好。“这些都是中国做得相对薄弱的地方,也是吸引中国家长的原因。”

在全球化趋势下,英语的作用愈加突出,而以英语为母语的英国,尽显在语言学习方面的优势。“这些都是家长看中的,也是我们绝对有信心和能力可以做好的。”

当问及对中国投资者的态度,列侬先生显得很坦然。“我对他们进入英国市场丝毫不感到担忧。尽管他们也许会对我们固有的课程体系进行一定调整,但整体而言他们是欣赏并赞成我们的体系的,这也是他们投资的原因之一嘛。我很乐意见证这种合作。”

根据顶思之前对国内国际学校管理者的采访可以发现,英国的独立学校在管理制度方面有诸多长处值得我们学习。而拥有多年在伊顿公学授课,在哈罗公学担任校长经验的列侬先生在这一点上颇有发言权。

首先是由一定数量的委员组成的理事委员会。这些委员大部分为社会人士,他们是某一领域的专家,并在社会上有全职的职业。

“他们可能是律师,可能是资深教育专家,可能擅长营销,也可能在医疗服务上久负盛名,有时候也可能是独立学校的校友,或者他们的子女在学校读书。”在独立学校中,他们的职责是观察并确保学校在各个方面达标,另外,他们拥有选拔和废除校长的权力。

其次,英国有政府派遣的独立学校观察团队(independent school inspectorate),也即,所有的英国独立学校每三年都要接受这些专员的监管与测查。一般情况而言,这一政府团队由5-10人组成,检测范围包括校园安全、教学质量、学生体验和学术成绩等。

测查过后,他们会将结果放在网上,供所有人参阅,“如果结果差强人意,学校的声誉自然会下降,入读学生也会减少。这也算是从侧面鞭策学校若想稳健发展、吸引生源,就必须保证有非常好的质量。”

列侬先生认为,这两点是非常值得中方学习的。“我会鼓励所有的学校都有类似的管理机制。如果一所学校具备一名优秀的校长、副校长还有’财务’大臣,那万事都可以以理想模式进行了。”

诚然,除了管理模式,列侬先生也提到了英国独立学校的课程体系,这也是他深深以之为豪的。他提到,A—Level课程是为考大学准备的,这本身就代表了它受到了国际的认可。“如果这些学科不能代表学生的水平,那大学早就会拒绝的。”

另外,自2010年起,英国政府官方开始根据国际考试难度,调整A—Level课程内容。相类似地,A—Level考试的公正度和信度也被政府监管,并不时改进。

在与列侬先生对谈中,他反复提到了师资问题,并坦言,教师才是未来国际学校发展的最大挑战。“毕竟,一所学校是否优秀,衡量它的标准不是它的建筑物有多雄伟,或是学校学费有多高,而是要看学校的老师能不能有能力教授课程、培养学生,毕竟,真正跟孩子打交道的还是一位位老师,所以老师才是在教育体系中最核心的环节。”

列侬先生指出,有些学科难度较大,有些相对较容易,那么这就会出现师资数量不平衡的状况。另外,同时具备优秀中英文双语能力的教师也是招聘难点。

“中国的国际学校不可能全靠英方师资,培养本土的国际化人才,才是未来发展的关键。”而这,也是他极为看重教师培训的原因。

列侬先生提到,教师培训是方方面面的,包括课堂组织、课堂管理、教学理念等。现目前,作为白金汉大学教育学院院长,他和团队也在积极组织针对中国双语学校和国际学校教师的培训项目。

“我们觉得,一位优秀的教师需要充分了解课程知识,这是其一;其二,尽管课程内容趋同,但每位教师教学的方法可以不尽相同。尽管我们很难定义某种教学方法就是最理想的,但是总会有一些教学方式和元素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存在共性;其三,教师培训也该是循序渐进的,我们看到有些老师进入这个工作岗位40年以后,没有任何的机会进行再培训,这是不对的,我们需要寻求突破点。”

在列侬先生看来,即便拥有极其优秀的教材,没有一位合适的、优秀的教师授课,那么这门课是“没有灵魂的“。

在主题演讲的最后,列侬先生满怀热情与激动地向与会者表达了对未来中英合作的期待。“我们现在有脱欧的问题,但是脱欧以后我们依然在文化体系上、市场体系上依然属于欧洲的一个部分。英国非常乐于跟全世界各地的地方尤其同中国进行教育方面的合作,教育对于中国和英国都是至关重要的环节,所以我今天来到中国,来到深圳,就是想倡导大家一起合作,共同来实现我们共同的愿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