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朋锋:广东足球“杨家将”第三代“若有机会想为广州足球做点事”??

杨朋锋:广东足球“杨家将”第三代“若有机会想为广州足球做点事”??

原标题:杨朋锋:广东足球“杨家将”第三代,“若有机会想为广州足球做点事”??

记者王伟报道《杨家将》讲述了杨杨实业、杨赵岩、杨文光三代人镇守北疆、保家卫国的故事。在广东足坛,也有“杨家将”。

广东足球第一代“杨Family Master”是杨祥子,他有七个儿子,两个女儿。杨家族的第二代儿子是“孙”一代。当杨,的孙夏中, 杨, 杨的孙飞孙露都是广东足球乃至国内足球的冠军时,“杨Family General”的第三代就是“锋”的一代。他们大多从小热爱足球,他们的中也有一些天赋。杨于的长子是队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名将。小儿子桓1989年师从,代表参加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击败获得冠军。孙璐的儿子彭曾在广州, 全兴, 四川, 广州等职业队效力。退役后,他带领恒泰队, 肇庆,队获得了中乙级联赛的参赛资格。他曾担任中, 甲梅县, 铁汉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并获得了长江商学院的EMBA MBA学位。他还在广东电视台担任足球评论员。如今,彭已获得A级足球教练证书,是省E级教练讲师。

从职业球员到长江商学院EMBA MBA学位,从职业足球俱乐部经理到职业足球教练再到足球教练讲师,彭一直在不断学习。他今年刚满43岁,是一名拥有梦想的广州足球运动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告诉记者:“如果以后有机会,我想为广州足球做点什么!”

一九九八年,杨彭十九岁。这一年,他作为家乡球队松日, 广州,队的替补队员参加了甲a联赛。当时,他非常喜欢意甲佛罗伦萨队。当时,松日,广州的制服与佛罗伦萨,的非常相似,主色调是紫色。

在踢足球时的彭经历了许多教练。徐根宝,高洪波,韦尔纳,陈熙荣和塔瓦雷斯都接受了他。

塔瓦雷斯在1998年是广州松日队的主教练,第二年他去了全兴, 四川担任主教练。“我记得当时有一场足协杯比赛,松日,广州对全兴,四川,塔瓦雷斯喜欢反击。所以,他很欣赏有速度的球员。赛后,老塔找到时任松日俱乐部总经理的王学智,想把我介绍给全兴,四川”

不久后彭在彭加盟两年后在开始了足球生涯四川, 广州已经逐渐淡出中football,四川全兴与塔瓦雷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塔瓦雷斯也给当年的杨朋友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看看穆里尼奥现在的执教和指挥,我好像看到了老塔,我认为穆里尼奥和塔瓦雷斯在性格上非常相似,包括现场指挥。”彭说:

离开全兴,后,来自克罗地亚的四川,塔瓦雷斯,米罗西成了该队的主教练。他的个性与当时的塔瓦雷斯完全不同,米罗西在——足球场上有一个绰号“007”。“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米罗西的许多细节。米罗西曾经带我们去意大利海外集训,其中一次带我们去看意甲联赛,印象非常深刻。”

他是土生土长的克罗地亚, 米罗西人,那一年,他带着四川全兴队去斯, 乌迪内, 意大利进行训练。乌迪内在意大利,的最东部,靠近克罗地亚,他可以回他在克罗地亚的家看看。

“我记得当时训练期间,米罗西问我们想看哪支意甲队,大家都说想看AC米兰,于是他带我们去看了当时在AC米兰的比赛,克罗地亚名将博班到米兰,后正在AC米兰踢球米罗西带我们逛了一圈圣西罗Stadium,我们在长椅上拍照,踩在草地上。”

对于中球员来说,在AC米兰的体育场感受意甲的气氛是非常难得的。让杨彭锋印象深刻的是,赛后在中, 意甲,有一个招待会。“这是一个非常高标准的社交平台,赛后我们在这里见到了德国网球明星贝克尔,博班出来见了米罗西并与我们交流,还有一些AC米兰球员在赛后出来见了我们。这种特殊的经历开阔了我们的视野。应该说,进入体育场意味着进入了当天米兰这座城市最高的社会和文化圈子。足球比赛在中有这样的足球文化价值”

后来,四川全兴连续三年去意大利进行海外冬训,训练效果还不错。回到国内赛场后,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后来,四川的主教练换成了皮特,他还带我们去意大利训练。那时,米贾托维奇,一个来自皮特,的学生,来到我们训练的地方拜访皮特。我碰巧遇到了米贾托维奇,他住在中,对球场很有感觉。

觉是完全不一样的。通过这个例子能看出来,那个时期来中国执教的前南教练在前南地区足球界地位是很高的。”

大连足球入川,四川队变为了四川冠城、四川大河。张耀坤、赵旭日、冯潇霆、刘玉健、陈东等人加入了四川队,徐弘担任四川冠城的主教练。

在四川足球变化的那段时间,深圳平安向杨朋锋发出了邀请,当时他动了回广东的念头。“当时四川队变化比较大,我对于自己能否踢上比赛有一定疑虑,另外就是全兴的平台解散后,一些老队员纷纷要离开。后来徐弘指导找我聊天,他说看了我前一年的全部比赛录像,说我在他的战术体系当中有一席之地。我听完之后还是有一些疑虑,不知道他是否会真正用我,但那时候我在四川队已经踢上主力,担心一挪动会发生变化,经过综合考虑之后,决定留下。”杨朋锋说。

徐弘说过的话兑现了,杨朋锋认为广东球员有自己的技战术特点,会对球队有帮助。“当时徐弘指导让我在边路的位置向柳忠长指导请教,柳导曾是辽宁队和大连队边路的优秀球员,那一年他给我的指导,让我在信心上有很大的提高,我慢慢站稳了首发。”

当时杨朋锋在四川冠城踢右翼位,“进攻要上去,防守要回来,让我更加领悟了对防守球员的理解,对于执教有帮助。现在当教练了,要培养一位很有能力的前锋,要在16到18岁的时候对他进行多元化的教导,让他减少到一线队的时间。”杨朋锋说。

在杨朋锋效力四川全兴、四川冠城期间,广州并没有顶级联赛球队,“广东人还是有些恋家的,当时我也有点不想到外地踢球,在饮食、语言等方面,到其他地方踢球会不太适应,为此我和我爸爸当时还进行了探讨。我爸爸让我必须出去,他认为出去踢球之后,距离国家队这样的平台更近了,因为国家队的教练一般不会看二级联赛的平台,肯定注意顶级球队,一定会关注实力强的球队。当时四川队有马明宇、黎兵、魏群、姚夏这样的队员,有很多国家队的主力球员,当时高建斌和苏耀坚先去了四川全兴打前站,对我有一个照应。后来再重新看这段经历,我觉得我的这一步走得是对的。”杨朋锋说。

20岁离开广州到四川踢球, 在四川效力六年后,杨朋锋迎来了重回广州踢球的机会。2005年四川大河遇到了发展瓶颈,球队告别了足坛。

“当时绿城的教练说很关注我在联赛中的表现,希望我去浙江队。我无意中看到广州医药队接手广州队想要冲超,期望重新崛起的消息,这让我兴奋了一阵子。”杨朋锋说,“其他球队的邀请,比不过我想要回家的愿望,因为离开广州很长时间了,每一次离家返回四川队训练的时候妈妈都会哭,到现在这些经历我都记在心里,为了踢球,自己也要离开。”当时广州球员踢上顶级联赛的不多,有天津泰达的吴伟安,有国安的杨智和在四川踢球的他,所以他很珍惜这样的机会。

2005年底,广药队在清新基地集训,“因为球队不太了解我,所以当时球队一开始对我的意愿并不是太高。我的想法先跟着球队练,然后根据我所表现出的看能不能留下来。”杨朋锋说。

“在清新冬训的时候,广药队与河南建业有一场热身赛,上半场广药队0比1落后,当时球队的主教练戚务生指导让我准备上场,看看我的表现,上场之后,我帮助球队打进了两个球,广州医药队在热身赛中以2比1战胜河南建业。当天晚上,俱乐部领导就找我去聊合同的问题了,这半场球决定了我重新回到广州。”到了广药队后,杨朋锋保持着较好的状态,是球队的核心球员。

在广药队踢球的时候,有一场联赛正好遇到当时由米罗西执教的湖南湘涛,“开始球队0比1落后,我替补上场之后进了两个。老米在赛后发布会上说,我的四川球员赢了我们。当时老米并不知道我是广州人。”

2006年联赛结束后,戚务生导离任,沈祥福出任广药队主教练。徐亮、周麟、王小诗、李帅、高明、迪亚哥、拉米雷斯等队员加盟球队,不过,杨朋锋并不怕竞争。“那一年在有效的上场时间里我为球队做出了贡献,2007年我们冲超成功,自己也拿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冠军,中甲冠军。”

在广州松日队出道,经过甲A和中超的四川全兴、四川冠城锤炼,最后与家乡球队广州医药队一起冲超成功,杨朋锋的球员生涯还算是圆满。经过了顶级联赛的历练,杨朋锋对职业足球有深刻的理解。2009年,他在广药队退役,之后他始终在从事与足球有关的工作。

他曾受邀到广东电视台参与足球解说;以教练员的身份带领肇庆恒泰足球队夺得全国业余联赛第四名,获得中乙联赛参赛名额;在五人制足球俱乐部江门千色花队担任主教练;2016年,杨朋锋考上了长江商学院EMBA,是为数不多的拥有工商管理专业硕士学位的退役球员。

杨朋锋与记者聊起了当电视台足球解说员的故事,“看球和说球完全是两码事,解说要提前进行备课,当电视台足球解说有点像是技术分析师的感觉。解说广州恒大的比赛需要用普通话,这也锻炼了我的普通话水平,平时我是说粤语的,在电视台解说把自己的普通话水平也练出来了。这个经历对我之后当足球讲师,给学员用普通话授课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长江商学院读EMBA的经历让杨朋锋非常难忘,“在那里我学到了很多管理上的知识,而且自己的文化理念和视野方面有了大幅度提升和转变。”

在长江商学院学习的过程中,有一节课让杨朋锋一直记在心里。“一个到国外留学的教授讲了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她的女儿在上初中的时候跟她一起到国外学习,孩子到了国外参加了很多社团的团队活动,一开始她很担心孩子的学习会受到影响,但到孩子高中毕业、大学毕业之后,发现孩子的路并没走错,因为团队活动是孩子情商提升的重要部分。如果放在足球上,那么自己的队友就是未来自己的同事,教练就是未来自己的上司,裁判就是社会规则。团队的运动和团队的活动能教会孩子以后如何生存,能够让孩子知道互相协助才能取得进步,这样在社会上所取得的价值就不一样,团队活动和团队运动对人提升很快,培养了自身的高情商。”

在长江商学院EMBA的学习过程中,杨朋锋对“逆商”理解很深刻,人的一生大多是在逆境中度过的,当遭遇各种困境、失败和挫折时,逆商(AQ)的高低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逆商表示挫折承受力的指标,反映的是人们面对逆境和挫折时的心理状态和应变能力。一个人的成功必须具备高智商、高情商和高逆商三个因素,在智商和情商都跟别人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决定成败重要的因素是逆商,只有具备高逆商的人才能积极面对各种艰难险阻,才有坚定的毅力和拼搏奋发的精神。

“逆商就是挫折教育,足球有挫折教育的功能,对于孩子的成长非常重要。”杨朋锋说。

2018年,杨朋锋在长江商学院完成学业,此时,梅县铁汉正准备征战中甲联赛。“当时足球名宿区楚良问我,想不想去梅县铁汉做足球俱乐部的运营和管理工作,”杨朋锋说,“那个时候我刚刚在长江商学院毕业,去足球俱乐部工作正好是一个实践机会,而且我的祖辈是梅州人,于是我决定去梅县铁汉实践一下。”

当时杨朋锋在梅县铁汉足球俱乐部担任执行总裁工作,主要负责俱乐部的足球青训和搭建青训体系,需要为俱乐部的青训体系队员考虑未来的发展。“足球的成材率不算高,在青训体系当中成长的,未来能踢上职业联赛就那么几个队员,作为俱乐部的管理者需要考虑孩子们的接续上学问题,这是对孩子的成长负责,也是为他的家庭负责。这样才能让孩子们可持续发展,毕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踢一线队,踢上职业足球,搞足球青训必须要考虑到他们的未来成长问题。”

作为梅县铁汉足球俱乐部的执行总裁,杨朋锋帮助梅县铁汉引进了曾在广州恒大踢球的穆里奇。“记得当时石家庄也在联系他,但他太太喜欢广东的天气,不太愿意去北方,当时我们就想办法将穆里奇引进到梅县铁汉。”

在杨朋锋眼里,穆里奇是一位非常内敛的队员,平时的生活三点一线,家庭观念非常重。“这是梅县铁汉选择穆里奇的原因,穆里奇的职业素养特别高,平时自己还请私人教练进行训练,保持状态。穆里奇当时对我说,他在中国踢球很开心。随后梅县铁汉也引进了后来成为归化国脚的洛国富。”

在梅县铁汉工作的这段时间,杨朋锋在运营以及管理上有了自己的收获,“我在梅县铁汉工作了两年,增长了很多实践经验,通过这段工作经历让我有很多思考,比如在不同地区怎样根据实际情况运营职业俱乐部,比如在运营管理上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等等。”

今年43岁的杨朋锋考取了亚足联A级足球教练员证书,同时也是广东省足协E级教练员讲师。“考完A级教练员证之后我经常会思考,当年国家队成绩好的时候,广东籍队员几乎占半壁江山,现在,中国足球仍然需要南派技术足球,那么我们这些广州本土的教练员要怎样出力支持。”

作为广东省足协E级教练员讲师,杨朋锋经常给广东省教育厅、广东省足协的足球教练和中小学老师讲授足球课程,“我觉得做这个事情非常有意义,增加足球人口的基数对中国足球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中国足球长远发展的基础,打进世界杯不应该是中国足球的唯一目标。”

“我觉得应该一步步把足球生态做起来,带一支职业球队拿到冠军是一个点,给学校老师、基层教练上课,然后再由他们灌输给孩子们,把足球生态和土壤先培育起来,把种子先种好,这是基础。如何让孩子们放下电子产品,每天拿出一个小时练球,这对于青少年和国民的身体素质提升也是很重要的。我们要了解青少年的心理,引导他们到体育运动中来。”

杨朋锋在读A级足球教练员培训班的时候,李玮锋和王鹏是他所在班的班长,他们几个一起聊起过金元足球泡沫的褪去,“我们都认为,金元足球泡沫的褪去对我们国内教练是一个机会。我们这一代队员经历过高水平外教,也跟高水平外援一起踢过球,当年在踢球的时候我们很认真,从高水平外教和外援身上学到很多足球知识,现在,需要我们这一代中国足球人站出来,将我们经历的这些足球实践教给下一代,传承下去。在金元足球泡沫褪去的时候,正是我们重新出发的好时机。”杨朋锋说。

对于杨朋锋来讲,他期待为广州和广东足球贡献自己更多的力量。“经过多年的积累之后,希望为家乡足球的长远可持续发展贡献力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