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二号人物:揭开萨达姆心腹豪威什的神秘棉纱

未来二号人物:揭开萨达姆心腹豪威什的神秘棉纱

美国一直要求伊拉克公开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且怀疑伊拉克已经拥有或正在研制化学和生物武器,而伊拉克的军事工业化部(MinistryforMilitaryIndustrialization)就是负责伊拉克武器研制的部门,如果要研究伊拉克权力机构的核心,这个部的部长豪威什则绝对需要多加研究,最近一段时间,在公开的场合,他总是站在萨达姆的身边,成为引人注目的人物。

最近在一系列为接受媒体宣传而拍摄的照片中,伊拉克总统萨达姆身边总是围着许多身穿黄褐色或灰色制服的人,那些人要么是萨达姆的得力助手,要么就是内阁成员,再不就是他的心腹,在这些人中,有一人与众不同,可以说他在伊拉克的高层中也是鹤立鸡群的,他就是伊拉克副总理兼军事工业化部部长阿布杜勒·塔瓦卜·穆拉·豪威什。

近一段时间,巴格达官方发布的图片和新闻中,豪威什总是处在萨达姆的身边成为焦点之一,这可不是随便排列的,而是有意安排。可以说伊拉克的军事工业化部是各部中最重要的部门之一,这是一个机构庞大的部门,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这个部就负责伊拉克的武器发展项目,据美国和英国的高级官员说,自1991年海湾战争后,该部也一直负责伊拉克的武器研究。作为这个部门的首长,豪威什显然是分析家和情报官员研究分析的对象。美国的官员相信正是伊拉克的军事工业化部负责制造伊拉克的化学和生物武器。

在伊拉克这样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国家,萨达姆身边的人可不一般,都是他最最信任的人,而留着八字胡喜欢贝雷帽的豪威什则经常站在他身边,这个现象引人注目,有关专家正在研究这其中的意义。据西方专家说,一幅图片胜过千言万语,分析家则希望通过研究豪威什来洞察伊拉克神秘的权力核心。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防智囊团“全球安全组织”负责人约翰·派克说:“有关伊拉克领导层内部的公开消息不多,而这些图片却可以透露一些信息,每个人站的位置都是经过谨慎安排的,与萨达姆在一起拍照绝不可能随便站。”

不论怎么说,这段时间允许站在萨达姆身边的人要么是他最信赖最忠于他的人,要么就是他的家庭成员。美国政府一直扬言要推翻萨达姆政权,这给了他很大的压力,以防被暗杀或者从内部被攻破,萨达姆特别注意选择身边的人,所以他的核心集团中越来越多的人来自于他的家庭、党派或者部族。

伊拉克问题专家及《推测:伊拉克及萨达姆·侯赛因的遗产》一书的作者桑德拉马基说:“强调伊拉克政府是一个十足的部族政府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自海湾战争后,伊拉克政府的种族基础大大加厚了。”

像萨达姆一样,豪威什也属于伊拉克少数的逊尼派教,这个教派的人口只占伊拉克人口的37%,但自1932年伊拉克建立现代化的国家后,这个种族就一直掌握着伊拉克的权力。豪威什来自伊拉克中部一个显赫的家庭,而在萨达姆的政府中,豪威什有好几位亲属在里面。据来自伊拉克持不同政见者的消息,豪威什的家族在伊拉克十分繁荣的黑市上有着巨大的利益。

这位军事工业化部的部长今年初才开始在萨达姆权力核心中崛起,当时年龄65岁的萨达姆与豪威什的女儿瓦法结了婚,瓦法只有27岁,毕业于巴格达大学。

萨达姆的个人生活在伊拉克是个忌讳的话题,但关于他多彩的性生活却在伊拉克人中秘密流传,人们在闲谈或听一些故事时总是免不了要谈到他的这些方面。据伊拉克官方写的萨达姆传记说,萨达姆1958年与他的第一代表妹萨吉达结婚,萨吉达是萨达姆的儿子乌代和奎赛的母亲。萨吉达被伊拉克官方称为,但据专家说萨达姆至少还有另外3个妻子或者说是情妇,对于这几个夫人,伊拉克的媒体则绝对保持沉默。

尽管伊拉克官方对豪威什的女儿与总统结婚一事保持沉默,但据设在伦敦专门为伊拉克政府的反对派提供保护的“伊拉克”(IraqiNationalCongress)的官员称,瓦法与萨达姆的婚姻使得豪威什的政治之途变得十分畅通。伊拉克发言人说:“以阿布杜勒·塔瓦卜的观点,那桩婚姻是他加固在政府中的地位的重要台阶,就是在他女儿与萨达姆结婚后,他才被任命为伊拉克的副总理的。”

伊拉克军事工业化部的前部长是侯赛因·卡迈勒·哈桑·马吉德,他正是萨达姆的女婿,曾经掌握着重权,但他于1995年叛逃到邻国约旦,一年后,在萨达姆表示已经原谅了他的承诺下返回伊拉克,可是在卡迈勒回到伊拉克几天后就被杀身亡,官员的说法是在“一场枪战中”被意外打死,但外界普遍认为他是因向国际情报机构提供伊拉克的情报而被处死的。

据逃亡国外的伊拉克前官员们说,卡迈勒叛逃又被处死这一肮脏的家庭戏剧不仅吸引了国际社会的注意,更是让萨达姆得到了深刻的教训。据一些逃亡的官员说,尽管豪威什掌握着重要的军事工业化部的大权,但萨达姆却努力不在他身上犯同样的错误,换句话说,萨达姆对豪威什存在戒心。蒙萨·法达尔原是巴格达的一名资深律师,1990年叛逃到荷兰,他对豪威什的家庭非常熟悉,他说:“卡迈勒的人格是傲慢自大,而豪威什却不是一个傲慢自大的人,在性格上他很沉静。”也许豪威什的个性会让他得到萨达姆更多的宠爱,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

不过要说豪威什会成为伊拉克的二号人物目前还为时过早,伊拉克的叛逃者说卡迈勒事件导致了伊拉克对军事和科学领域的高层领导加强了监视,而且高层中间普遍存在着恐惧的气氛。西方情报官员把卡迈勒看成是一个“明星叛逃者”,他提供了有关伊拉克秘密化学和生物实验室的详细情况。海达尔·哈姆扎是伊拉克的一位物理学家,在1994年叛逃之前他领导着伊拉克的核武器项目,他说卡迈勒是伊拉克最后一个叛逃的高级官员。哈姆扎说:“自从萨达姆的女婿叛逃后,再也没有一个高级官员从伊拉克叛逃出去,因为没有人敢叛逃,一旦他出去,他的家人和亲戚可就要遭殃了。这能告诉你伊拉克的安全措施是多么得力,而且也告诉你没有一个高级官员试图叛逃的事实真相。”

按照一个情报官员的观点,伊拉克叛逃者提供的情报都是一些过时的东西,这反而不利于西方情报机构的正确判断。而且专家也警告说,出于政治目的,一些伊拉克的叛逃者提供的情报质量并不高,有时还加以编造。美国中情局前反恐怖负责人文斯·坎尼斯特拉罗说:“伊拉克叛逃者提供的信息质量有好有坏。”

一些专家说,美国和英国缺乏针对伊拉克的新的高质量的情报,这一点在9月24日英国首相布莱尔公布的证据上表现得格外突出,他公布了人们期待已久的有关伊拉克的证据,但没有什么新东西。坎尼斯特拉罗说:“公布的证据是一种有用的概述,但我没有看出来任何新东西,我没看见任何我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

在这种背景下,豪威什成为西方情报机构关注的重点就不足为奇了。尽管中情局官员拒绝评论有关对豪威什的情报收集,但是毫无疑问,美国的情报机构正密切地监视着这个人。派克说:“关于豪威什,他们当然比我知道得多,我相信他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在伊拉克政权中的地位提升得异乎寻常地快。”

10月份联合国武器检查人员回到伊拉克,豪威什当然会是国际情报机构特别感兴趣的人物,尤其还有联合国武器检查人员对他的前任的记录为鉴。卡迈勒叛逃到约旦后,透露了他手下的人如何隐藏武器、材料和重要文件的方法。他在约旦首都安曼向前武器检查人员罗尔夫·埃克斯透露的情报帮助联合国检查人员后来发现了如今被称为“养鸡场文件”的重要文件,那是伊拉克秘密武器计划文件,是在巴格达附近的一个养鸡场里被发现的,所以称为“养鸡场文件”。

埃克斯说卡迈勒在20世纪90年代有着非凡的权力,那个时候他被普遍认为是伊拉克的二号人物,仅次于萨达姆,不过埃克斯说自己不知道豪威什会不会上升到那种高度。埃克斯说:“卡迈勒确实掌握着重权,因为他得到了萨达姆的信任,而且与萨达姆的女儿结了婚,我不知道豪威什,所以我无法说他的权力有多大,但我可以告诉你卡迈勒是一个很好的管理者,而且是一个很好的资金筹集者,他设法从他的岳父那里为他的 计划筹集到许多钱。”

伊拉克一直强调他们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美国和英国的官员拒绝了这种声明, 而且对伊拉克接受联合国武器检查人员进行检查的诚意也表示怀疑。能不能查到什么, 关键要看萨达姆身边的豪威什如何表现。在许多方面豪威什与卡迈勒有相似之处,两人都是或曾是伊拉克军事工业化部的部长, 都是萨达姆最信赖的人物,卡迈勒娶了萨达姆的女儿,而豪威什则把女儿嫁给了萨达姆,都与萨达姆有姻亲关系。卡迈勒一度是伊拉克的二号人物,人们有理由相信豪威什也有可能成为伊拉克的二号人物。文/桂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