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一大“第十五人”

揭秘一大“第十五人”

号的一栋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里,十几个人秘密汇聚召开了一次会议,那便是举世闻名的中国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参加会议的各地代表

尼克尔斯基于1921年6月受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遣,接替维经斯基在华工作,赴上海了解中国的筹备工作。到达中国上海后,他便与马林接上头,并很快与当时主持上海党组织工作的李达、李汉俊建立联系。通过多次约谈,两位国际代表了解到中国先进分子筹建的具体情况,建议及早召开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宣告中国的正式成立。在一大会议上,尼克尔斯基作了简短发言,介绍了在伊尔库茨克建立的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和刚刚成立的赤色职工国际的情况,建议重视工人运动。应该说,在创建上,尼克尔斯基作出过很大的贡献。

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么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人们都不了解他的组织关系,查不到他的身世。同时,细心的人还会发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大会址纪念馆的陈列厅里唯独没有尼克尔斯基的照片。近年来,在中俄两国史学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找到了尼克尔斯基的照片,其生平也被考证出来。

早在中苏关系正常化之后,中国方面曾多次通过外交途径,请当时的苏共领导人帮助寻找尼克尔斯基的照片。苏联方面对此非常重视,1987年苏共人给苏共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下达指令,寻找尼克尔斯基的生平材料和照片。后来由于苏联政局动荡,最后也就不了了之。时隔20年之后,一大会址纪念馆又委托俄罗斯远东研究所卡尔图诺娃博士帮助寻找。在查遍俄国各大档案馆后,最后她只找到一张尼克尔斯基在狱中被拷打折磨得痛苦不堪的照片。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07年6月29日,也就是建党86周年前夕,俄罗斯远东国立大学教授阿列克赛?西亚科夫将尼克尔斯基的照片亲自送到一大纪念馆。原来,西亚科夫教授在撰写《1920-1945年远东地区情报人员在中国的历史》一书时,开始收集有关尼克尔斯基的材料。西亚科夫教授仅有的一点线年间,尼克尔斯基曾在国家联合政治局海参崴地区反间谍处工作过。根据这一线索,西亚科夫教授向滨海边疆区国家档案馆写去函询,希望能在当地党组织的党员登记卡中找到他的照片。但是,对方回信说没有尼克尔斯基的党员登记卡。此后,他又先后向伯力边疆区国家档案馆、俄罗斯联邦安全部伯力边疆区安全局、莫斯科联邦安全部函询,回信都说没有。值得庆幸的是,联邦安全部在回信中给他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建议到鄂木斯克州联邦档案馆找找。于是,西亚科夫教授又向鄂木斯克州联邦档案馆发去了函询。过了两个月,对方回信并寄来一个光盘,里面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尼克尔斯基人事档案封面的照片,另一张是尼克尔斯基本人履历表上的照片。尼克尔斯基的照片终于显露真容。

与尼克尔斯基的照片一样,他的生平也是一个谜。一直以来,国内党史书籍都没有记载他

1921年以前的经历,生卒时间也不详。1989年,俄罗斯远东研究所卡尔图诺娃博士在远东问题杂志上发表《一个被遗忘的参加一大的人》一文,提出:(1)尼克尔斯基的生卒时间为1898年~1943年;(2)1919年,尼克尔斯基参加远东共和国人民革命军。这一观点对国内党史研究产生了很大影响,国内很多党史著作都加以引用。

年,关于尼克尔斯基的研究又取得新的进展。在该年第4期《远东问题》杂志上,卡尔图诺娃博士根据最新史料,发表了新作《一大参加者——尼克尔斯基》。文中提出:尼克尔斯基“1889年2月10日生于后贝加尔省巴尔古津地区奇特坎村,出身于小市民家庭。1912年至1916年,先后在赤塔市私人店铺和阿穆尔铁路斯贝尔格站商店当店员。1918年至1920年,先后在白军第三十一赤塔步兵团和匪首谢苗诺夫白军部队中的独立犹太人军事感化连当列兵。1920年4月,他连同该连一起转到红军方面”。从这段叙述可以看出,卡尔图诺娃博士纠正了她以前提出的关于尼克尔斯基的生卒及其参加远东共和国人民革命军的时间。关于尼克尔斯基1920年后的经历,国内外史学界的看法基本一致(编者注:据权威资料,尼克尔斯基长期从事情报工作,1938年被误判“间谍罪”而枪决,1956年被)。这样,尼克尔斯基的生平就比较完整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作为一名参加了一大并对创建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共产国际代表,尼克尔斯基的照片及生平史料的新发现,不仅为党史研究填补了空白,也为后人深入了解这位历史人物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发表评论